18.解脱烦恼归家乡
 
字体:
背景
触摸左边屏幕上一章触摸右边屏幕下一章
李朝万古一逆贼告诉我们青年同志们必须记住,想要连跑带跳地把过去的一切文化遗产得着,那是办不到的。这需要有坚定的顽强性和艰苦的劳动。要知道,在这条路上克服困难,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好的兴奋剂。《奥斯特洛夫斯基》18.解脱烦恼归家乡
    这一次回乡,意外的轻松!

    韩三石当着千秋门的守门将,洪景来可不会让他开缺,这个官儿虽然既没油水又风吹日晒的,但是到底是给王宫看大门,这个当口算是紧要去处。

    韩五石则被洪景来放了一个大长假,跟着洪景来在外面跑了两年,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,人家父母还在嘉山,理应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于是只有洪景来和李济初两人,一人双马,无甚牵挂。又轻捷又松快,也不需要带什么包裹孝敬,自由的放马即可。

    京中的诸位都先后来送了送,只要明眼人都知道洪景来虽然开缺回乡,但是到底是一本参倒二品堂上大监,以后有的是大用的时候。现在送上些程仪,走动勤快些,以后终归有再见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洪景来坦然受了他们的礼,京内来送的人其实不少。连赵寅永都不代表任何丰壤赵氏的其他人跑来送行,还写了首“赠五峯”。原本的老父母宣烟,也没有避开,亲自过来送了张京畿道的驿票执照。洪景来有马牌,自然是用不上这玩意儿,但人家一片心意总要收下。

    至于闵廷爀和闵景爀,没有多说什么,也没有来送,该说的早就和洪景来谈的仔细,临别只是提前道了两声一路平安而已。

    铁山距离汉阳千里,但是唯一的好处就是此前说过的在朝鲜往清国的贡道上,虽有两地有千里之遥,但是洪景来马力甚健,又有的歇脚替换,只用了十三日快慢就赶到家中。

    家乡的变化很小,或者说就是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至于赶得这么快,也是怕受到雨水影响,辽东半岛左近在公历六月底到七月份雨水会很多。铁山靠海又靠边境,这时候也常下雨,淋在路上那滋味绝对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家里有熟悉又不太熟悉的老母亲洪氏,对于洪景来的突然回乡,老太太什么变化都没有。还是简单的问了句饿不饿,煮面给洪景来和李济初吃。

    由于轻车简从,一路也没有惊动官府,所以到铁山后自然也没有引起什么波澜。正好如了洪景来的意,敷衍地方上的乡吏实在很烦,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之前洪氏买在家里打下手的丫鬟这两年长大不少,脸也张开了,有些好奇的捧着茶壶在旁边看着洪景来和李济初吃面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洪景来放下碗,吃了一个七八分饱。李济初没吃够,他本身就是练家子,饭量大,把碗递给小姑娘,让再盛一碗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小的在想老爷和别人说的不大一样。”小姑娘手脚麻利,放下茶壶,立马捧起两个大碗,往烧厨房去。

    “娘,济初他还要些!”洪景来跟着她一起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你不再吃些?”老太太还是习惯于围着灶台水缸的生活,并没有因为洪景来的身边变化而成了养尊处优的老夫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那些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,你说说老爷我和别人说的有什么不一样?”回了洪氏的话,洪景来继续问小丫鬟。

    “人家都说老爷身高八尺,腰围也是八尺,能上马舞一百二十斤的大刀,一瞪眼就能吓退好几千鞑子。一开口说话和打雷一样,说假话的会被直接震的吐苦汁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这都是谁和你说的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洪景来也是笑着了,原来自己搁老家的父老乡亲眼里是个猛张飞。或者是个十三太保,最不济也是个尉迟恭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哪里传来的,还有人说您能和山里的大熊一般高壮,吼一声,连水里的鱼都能被吓得跳出水来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说的眉飞色舞的,大概是太魔幻了,以至于都忘记了两人之间的身份。洪氏看越说越不越不像样,狠狠地瞪了一眼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端去给外面的那个小哥儿,也不知道哪儿听来的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啊啊恩,好。”小丫头明显还是怕洪氏的,赶忙接过大碗,送面去给李济初。

    “这次回来是?”洪氏终于瞅着没人的时候,朝外望了一眼,看李济初和小丫头有说有笑的,便压低声音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开缺了,一时呆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?”老太太到底是两班户出身,立马就想到了党争。

    “莫声张,近来汉阳的情势一触即发,这时回来是福非祸。”洪景来并没有和洪氏仔细说,反正也没出事,没必要让老太太担心。

    “闵大监没有坏事吧?”

    “好得很,已然担任议政府右参赞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很好……”洪氏两只手插在围裙下面,不住的点头。

    既然洪景来的靠山闵廷爀没有倒,那在老太太朴素的认知里,洪景来东山再起就只是时间问题。现在这样全身而退,只是开缺而不是罢官,显然在以退为进而已。

    “您近来可好?”洪景来索性就聊一聊。

    “我这有啥不好的,县里的金老爷常送东西来,之前还有那个宣老爷也送了不少东西来。不管哪个时节,还会来上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都是为了巴结洪景来,毕竟洪景来上面有人,巴结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“收成呢?佃户呢?”

    “就那样,不好不坏,县里的书办很帮忙,省心的很。”

    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,外面那个小丫鬟和李济初好像蛮投缘,两个人聊得哈哈大笑。依稀听到李济初吸溜着面条,在那里讲外乡的见闻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在家里好两年了吧?有名吗?”

    “三年总有了,她哪有名儿,平时都叫荷善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和济初挺聊得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,湾商的林行首来了!”

    林尚沃来了?洪景来赶忙走出去,那身形一看便知,果然是林尚沃。许久不见,气度上看着是更加沉稳了。

    “尚沃你来的好快啊!”

    “听了消息,片刻不敢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也没有什么大事,用不着这么着急。来来来,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“洪大哥,这次还真有一桩大事要和您说!”说罢,林尚沃从袖里掏出封信来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
白天

夜间

浅粉

护眼

青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