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曹操测字
 
字体:
背景
触摸左边屏幕上一章触摸右边屏幕下一章
诸天最强道长告诉我们青年同志们必须记住,想要连跑带跳地把过去的一切文化遗产得着,那是办不到的。这需要有坚定的顽强性和艰苦的劳动。要知道,在这条路上克服困难,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好的兴奋剂。《奥斯特洛夫斯基》第一章 曹操测字
    官道上,独自行走的曹操,脸上表情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,有胆有识有魄力,因此决定了要除国贼,拼上身家性命去刺杀董卓。

    但对于此行,他却没有十足的把握,心里不免忐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吆喝传入了他耳中:“测字,看相,算吉凶,占卜,问卦,指迷津。”

    吆喝者是一名游方道士。

    身穿青色道袍,手持白毛拂尘,背上背着一把青钢宝剑,腰间还挂着一个宝葫芦。仙风道骨,飘渺出尘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唯一美中不足的,就是太年轻了,连胡子都没有,跟那身行装很不搭。

    “非英雄勿扰,非豪杰莫问!”道士又吆喝道。

    这让曹操不由得来了兴趣,走到年轻道士面前,问到:“那我问你,曹操曹孟德,算不算是英雄豪杰?”

    “将军虽然算不上英雄,却也是一世枭雄,当为豪杰!”年轻道士说。

    他叫李鹤,是一个穿越过来的,二十一世纪华国道士。

    因为末法时代不能修行,在师父去世之后,便拜别三清神像,想要还俗去尘世闯荡,结果却激发了一个“道士系统”,被带着穿越到了三国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“三国世界”,而并非历史上的三国时期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情,走向都跟演义相同,跟真实历史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说,我能找你问卦?”曹操说。

    李鹤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他此次前来,为的就是钓一只大鱼,借其运道修行,怎么可能拒绝曹操问卦?纵观整个三国世界,真正能称得上是“大鱼”的,也不过曹操、刘备、孙权、司马懿等,寥寥数人而已!

    曹操是他的首选目标。

    “那刚好,我就有一件事情,需要道长你给算算。”曹操说:“但这件事情我不能告诉你,只能说它关系着曹某人的前程,以及身家性命。不知道道长能不能算出个祸福吉凶?”

    闻言,李鹤笑笑,拿出纸笔说:“可以,请将军写一个字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曹操说着,在纸上写了一个“漢”字。

    这是繁体字“汉”,大汉朝的国号。

    李鹤看了一眼,开口说:“左边三点水,右边‘廿’字头,一‘夫’穿‘口’,却不出口头,说明大丈夫即将展露头角,却又无法真正出头——将军此行有惊无险,但未必能成功啊!”

    闻言,曹操的脸色,立刻变了。

    测字的奇妙,在于字就放在那里,只要讲出道理,可信度就高。

    那“夫”字穿口,岂不就是预示着,他要去刺杀董卓,用利刃刺其胸口?而不出头,显然就是刺不穿,表明此事难以成功。至于展露头角又无法真正出头,这不正是指自己会因此而名声大噪,但又无法借此平步青云吗?

    毕竟,刺杀失败之后,自己能不死就不错了,不可能再在王都混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三点水,又是何意?”曹操问。

    “水在旁边,这说明将军此行若不成功,便因‘水’而败。”李鹤笑笑,说:“汉非江河之名,水自然也非五行之水,只是其形如水。究竟是什么,等将军遇到之后,自会明了!”

    这番话,曹操暗自记下,接着再问:“那‘廿’又指什么?”

    李鹤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介修道之士,又非神仙,哪儿能尽知天数?一字十四画,能解其十,已经殊为不易了!”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走,片刻都没有停留。

    见状,曹操忙问:“卦钱几何?”

    “不过唠嗑几句,无功,不受禄。”李鹤头也不回地说:“将军与贫道有缘,他日需要贫道相助之时,还会再见。倘若贫道能助将军一展胸中抱负,建功立业之后,再谈卦钱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话毕,他直接一个闪身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鹤不需要曹操给卦钱,至少现在的曹操,给不了他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呢?

    将来大魏的国运!

    修行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,远非别人想象的,吸一口灵气,然后修为噌噌噌暴涨,就完事儿了——真正的修行不光要修炼,还得修心、修德,修一整个人生,无所不包。

    除了灵气之外,也需要功德气运,两者兼备,才有希望修成正果。

    “该做的都做了,后面就看能不能得到曹操的信任,坐上将来大魏的国师之位了!”李鹤在心里道。

    修行,一共有炼精化气、炼气还神、炼神返虚、炼虚合道四个大境界。

    其中第一个境界,分为问心、入道、筑基三个阶段。

    三个阶段里,问心是道心的修行,他选择穿越诸天万界,迎着艰难险阻独自前行,已经道心稳固,过了这个阶段。来到这个世界后勤奋修行,也已炼精化气,修炼出“真气法力”,入道阶段基本完成。

    但是筑基,他却还差了很远。

    甚至按照现在的进度,哪怕不眠不休修炼到老死,也无法完成筑基:三国世界虽然有灵气,但不足以支撑李鹤筑成道基,修行主要修的也不是灵气。

    真正的修行者,修的是气运。

    当初道门大兴的时候,拜入道门就能突飞猛进,因为有道门气运加持。后来佛门大兴的时候,皈依佛门也能突飞猛进,因为有佛门的气运加持。

    人教大兴,所有人教子弟都能轻易成仙,很多人几十年就修成了别人万年都没有的修为。

    一教之主甚至能够凭借功德气运,突破自身极致,成为混元圣人。

    但是,当各教气数耗尽,气运在凡人而不在修行者的时候,修行却成为了一种奢望,哪怕是李鹤这种有完整传承的正统道门弟子,也修不出一丝法力。

    加上灵气枯竭,便造就了地球上天地末法,神佛不存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有气运什么都好,干啥啥顺利,修行一日千里,没气运就只能苦熬时间,修行速度跟蜗牛爬一样缓慢——李鹤就是后者,道门已经没有气运给他用,所以“百日筑基”,他哪怕苦修一百年也完不成。

    唯一的希望,就是找个国运昌盛的国家,当国师,借助国运修行。

    这在三国世界,最好的选择无疑就是将来的魏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曹操前去刺杀董卓,眼看着就要成功,却被一面镜子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接着假装献刀,匆匆逃走,出城在一处小溪旁饮水时,他看到水中倒映的画面,突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,拍着脑门说:“其形似水,原来说的根本不是形状,而是跟水面相似的镜子,我怎么不早点想到呢!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十分的懊恼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早一点参透,注意那面铜镜,岂不是早已杀了董卓?

    “那位道长真乃神人也,就不知,现身在何处?我曹孟德需要你相助啊!”曹操看着水面上,那蓬头垢面狼狈至极的自己,呼喊道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
白天

夜间

浅粉

护眼

青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