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超度陪葬鬼婴
 
字体:
背景
触摸左边屏幕上一章触摸右边屏幕下一章
诸天最强道长告诉我们青年同志们必须记住,想要连跑带跳地把过去的一切文化遗产得着,那是办不到的。这需要有坚定的顽强性和艰苦的劳动。要知道,在这条路上克服困难,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好的兴奋剂。《奥斯特洛夫斯基》第三十二章 超度陪葬鬼婴
    “呃。”胡八一三人俱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李鹤也会赞同放回去,或者画符、做法干什么的,却没想到李鹤根本不把所谓的“鬼吹灯”当一回事儿,甚至还走过去喊墓主人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心太大了,还是笃定了墓主人没法回应自己?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们的惊愕就变成了惊骇,因为那棺材里的墓主人,真的坐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我去,真的碰到了大粽子?”王凯旋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快,把黑驴蹄子拿出来……”胡八一正想说黑驴蹄子能治僵尸,却看到李鹤抬手一巴掌,直接从尸体上拍出了一个体形差不多,但却身穿光亮铠甲的半透明虚影。

    那是墓主人的阴魂,几百年不散,已经近乎凝聚成实质。

    但是,对已经筑成了道基的李鹤来说,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上,冤魂、厉鬼、僵尸之类的邪物,大都只是“入道”层次,同级别的玄门正统修士,轻易就能将其收拾掉,更不用说身怀仙家道法,又境界更高的李鹤了。

    只有同样懂修行,可以被称作是“妖魔”的鬼怪,才能让他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意识?有的话出个声。”李鹤道。

    只是,那元将阴魂闻言,却没有任何回应,而是一脸狰狞的,向他扑了过去。接着被捏住脖子,像是抓小鸡一样,甩一圈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阴魂还凶性不改,继续向他进攻。

    这让李鹤明白,不管还有没有意识,这元墓主人都是没法沟通的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自己看。”李鹤说着,伸出手指,施展“黄粱一梦”神通点在了阴魂头顶。

    立刻,那元将生前的记忆,如同走马观花一样在李鹤眼前浮现了出来:杀金人、宋人无数,立下赫赫战功,屠村上百,为元人争取了大片栖息之地。

    强抢民女几十个,曾经因此被人告御状,却只是挨了一鞭。

    还是打在盔甲上。

    最后,他亲手抢夺两名童男童女,灌水银制成陪葬品,为自己的主子安葬,而自己也在晚年去世之后,葬于主子坟墓旁边,永世守候。

    这就是墓主人的一整个人生。

    “骁勇善战,忠心可嘉,你本该是个人物,但屠村灭户,却伤了天和。强抢民女亦罪该万死,用婴儿给自己主子陪葬,更是丧尽天良……魂飞魄散太便宜你,道爷送你去十八层地狱,让你永不超生!”李鹤说着,施展出了跟当初超度孙坚类似,但又完全不一样的法术。

    阴阳重叠,黄泉路现,奈何桥出。

    元将阴魂飞奔过去,想要上桥,却一脚踏空,直直地坠入了“忘川河”之中。

    河水不深,但他却出不来,徒劳挣扎许久,最终还是被吞噬进去——或许,他并不会真的跌入十八层地狱,但是被忘川河吞没进去,下场不见得就比下十八层地狱好。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意义,但是,贫道仍要将你挫骨扬灰。”李鹤说着,又一挥手。

    法力涌动,直接撕碎了元将的尸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胡八一三人见状,皆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别愣着了,跟我来,日军要塞就在旁边不远。”李鹤说完,走过去一脚踹开了墙壁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他轻易是不会动用神通的,甚至连自己那远超吕布的纯力量,都很少动用。但现在因为元墓主人的事情,他道心被触动,一时没了往日的淡然。

    屠村上百,反而成就大功,强抢民女数十,却只是盔甲被打了一鞭。

    天理循环呢?

    报应哪去了?

    都丧心病狂用婴儿给自家主子陪葬,却依旧得了善终,这算什么?

    “或许在那个时代,这很普遍,所以……”李鹤一瞬间想了很多,但最终却摇摇头,摒弃了所有杂念。

    已经过去的事情,想再多,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还不如放眼当下,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进入要塞之后,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,李鹤就找到了那两个陪葬鬼婴。接着施法念“往生咒”,在一阵“太上敕令,超汝孤魂”的经文中,黄泉奈何桥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两个鬼婴手牵手,朝李鹤一拜,然后嬉笑打闹着,踏上了奈何之桥。

    只是婴儿的他们,从没享受过生命的美好,自然也不会因为失去生命而忧愁,哪怕在这阴森的墓穴中陪葬几百年,也依旧笑得出,依旧不失孩子爱玩的天性。

    “他们,简直太丧心病狂了!”胡八一说。

    而王凯旋,他甚至想找到元将的主子,送他一个大宝贝。

    李鹤拦住了他,摇头说:“人死如灯灭,若阴魂已经不在,你把他挫骨扬灰也没有意义。而若是阴魂还在,落到当初驻扎这里的日军手中,下场绝对不会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能确定,生前用活人陪葬,死后被日军挖出来研究生化武器,就是这墓主人的结局。

    苍天还是有灵的,那元将,不过是漏网之鱼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交给你们了,我还要回去,继续摆我的卦摊。”李鹤超度完陪葬鬼婴后,跟胡八一三人告别返回了京城。

    原地,胡八一摇着头,说:“还以为道长是来倒斗的,现在看来,我真是小人之心了!”

    如果说,以前李鹤给他的印象,是不食人间烟火,那么在元将跟鬼婴的事情后,他对李鹤的印象就是真实可敬了。那高深却也有喜怒的形象,深入其心,让他第一次明白了,什么是真正的修道之人。

    “道长那种高人,怎么会倒斗?这种庸俗不堪的事情,咱们两个俗人去做就行了。”王凯旋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李鹤返回京城之后,继续摆摊,修行的同时也平复一下自己的心境。

    不过没过多久,一个人的到来,打断了他的修行。

    是雪莉杨,她捧着一本生物资料,打开之后跟李鹤说:“我听说这里有个李鹤道长,对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很有研究,不知道可曾听说过这‘火瓢虫’?”

    李鹤笑着点头,道:“听说过,据说能够在短时间内,将一个大活人烧成灰烬,不过一直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长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去见见?”雪莉杨问。

    ps:感谢书友“三生”的又一次打赏,多谢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
白天

夜间

浅粉

护眼

青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