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新世界的情况
 
字体:
背景
触摸左边屏幕上一章触摸右边屏幕下一章
诸天最强道长告诉我们青年同志们必须记住,想要连跑带跳地把过去的一切文化遗产得着,那是办不到的。这需要有坚定的顽强性和艰苦的劳动。要知道,在这条路上克服困难,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好的兴奋剂。《奥斯特洛夫斯基》第三十八章 新世界的情况
    系统功能简单,只有一些提示,和“穿越世界”能力。

    那些提示,往往都出自原著剧情,李鹤本身就知道。而穿越方面,需要到达世界容纳上限,才能“破空飞升”前往下一个世界,这个也是很多修行者,本就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区别只在于,别人破空去哪里,全看运气,死于空间乱流的几率很高。

    而李鹤破空飞升,则有系统指引,能够安全着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京城,城门口,老道士久久站着,不动、不言、不语,仿佛雕像一样。

    但他不是雕像,因为真情流露,脸上的失落与无奈,让李鹤看一眼,都感同身受,久久难以忘怀。于是,他走过去,开口说道:“无量天尊,道友你在这儿远观,为什么不走进去呢?”

    闻言,老道士摇了摇头,说:“我看的不是京城,而是一整个大宋山河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也不是京城,而是整个天下!”李鹤说。

    立刻,老道士露出了诧异的神色,道:“你知道贫道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道友是个心怀天下的人,此时此刻,既有无法一展胸中抱负的失落,也有对当今天下的无奈,道心十分复杂,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。”李鹤说:“这是典型的心境失守,需要一剂强力心药,才可治愈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道士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山河破碎,家国难安,什么心境的,贫道已经不在乎了。此来,只是跟京城,跟大宋,跟这个天下告一个别,之后生死何时,亦无有所谓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万念俱灰,已经不在意生死的,道基境界修士。

    他的道跟李鹤不太一样,偏向杀伐,严格来说只能算是“伪道基”,或者说武道“先天”境界。但就算如此,功力不散的话,也足以长命百岁,不应该仅仅五十多,就死气丛生,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还是心念已死,对于尘世再也没有半分留恋。

    导致心境失守,走火入魔,即将化道。

    “为国,我半生蹉跎,一事无成,眼看着金兵南下,空有一身武艺,却无力回天。”老道士说:“为家,我辜负红颜知己,让其郁郁而终,到死都没能见我最后一面……王重阳已经虚活了半百,不想再去虚活另一个半百!”

    原来,老道士不是别人,正是全真祖师王重阳。

    以前看小说的时候,李鹤还奇怪为什么其它四绝都能长寿,而作为五绝之首,武功天下第一的“中神通”王重阳,却年仅五十多岁就与世长辞。

    现在亲眼见到,他明白了,王重阳不是活不下去,而是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因为抗金大志落空,而红颜知己林朝英又早死,他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,所以心境失守走火入魔,才导致最终早早去世。

    这很可惜,但对王重阳来说,却毫无疑问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人死灯灭,红尘事了,死了就不用再牵挂大宋,死了就可以去跟红颜知己团聚,远比活着要好受得多。至少对于王重阳来说,活着真的是受活罪。

    因此,明知道自己心境失守,明明有道法可以祛除心魔,他就是不去练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本以为重阳真人是一个人物,却不料,竟然只是个自哀自叹的无用匹夫!”李鹤突然大笑道。

    只是,王重阳闻言,却并不生气,反而点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,感觉自己很没用,空活一世,啥都没做成。

    “没错?是啊,我说的没错。”李鹤又道:“你真的很没用,明明有一个可以生死相随的红颜知己,却辜负了人家,不配做一个男人。明明有着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功,却不思为天下出力,反而一心求死,更不配做一个人!”

    这番话,上半句只是让王重阳心痛,却没有刺激到他。

    可下半句,却让他炸毛了,怒道:“出力,怎么出?纵然我有这一身武艺,能打几个金兵,能救几个人?一个两个金兵我能杀,十个、一百个、一万个,我杀得过来吗?一两个人我能救,全天下人我救得了吗?”

    这愤怒,不是对李鹤,而是对大宋,对他自己。

    恨大宋无能,恨自己回天无力!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救不了,那一千个你,一万个你呢?”李鹤说:“骂你是匹夫,就因为你只想着一人之力,而从没有想过把自己当作火种,团结更多的同道中人,大家一起拯救天下!”

    闻言,王重阳先是一愣,接着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:“道友不信天命?”

    “信,但我更信人定胜天!”李鹤说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,能够走的修行之路,基本上已经确定了:一个是帮助蒙古人一统天下,借成吉思汗的运道修行,而另一个就是将这位“一代天骄”及其子孙挡在中原之外,从根源上抹除“元朝”的存在,壮大中原气运以修行!

    前者顺水推舟,比之前助曹操一统天下,要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而后者逆势而行,难度突破天际。

    这跟当初帮助曹操统一天下可不一样,刘备、孙权都是注定了没有未来的人,他们身怀的只是“天下三分”的气运而已,李鹤不过是让他们提前退出历史舞台。

    改变最多的,反而是“魏晋”一系,由谁当家做主。

    可现在,帮助中原对付成吉思汗和忽必烈,那就是改写天数大势,硬生生的“逆天”了!

    但是没得选择,虽然李鹤是出家之人,这里也不是主世界,可他还是不想忘本,不愿意去帮成吉思汗打中原。因此,只能选择帮助中原对抗成吉思汗,改写将来其孙子忽必烈入主中原的大势。

    “人定胜天?”王重阳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得了,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我有一法名为‘黄粱一梦’,给道友看一些东西吧!”李鹤说着,施展法术,一指点在王重阳的眉心,将宋朝到现代的历史,粗略的灌注到了其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其中,有金兵又一次南下,也有成吉思汗覆灭金国。

    有忽必烈入主中原,建立大元王朝,也有朱元璋收复山河,开创大明。

    又有清兵入关,有孙伟人推倒满清。

    最后,还有现代太祖喊出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,以及天地末法,凡人镇压一切仙佛神圣,万法凋零一切气运皆归属科学……近千年的历史,沧海桑田,全都印在了王重阳脑海里。

    让他恍如隔世,惆怅若失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,真正的天数?”王重阳道。

    “不,只是一角未来,天数从来都不是恒定的,所谓‘定数’,也会随着大势而改变。”李鹤说:“给你看这些,不是告诉你未来,而是想告诉你,人心所向才是天命所归,咱们中原大地,还有救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王重阳的脸色,立刻变得精神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他失守的心神,也瞬间稳定,整个人从死气沉沉,变得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这个状态的他,别说早死了,再战个五十年都没有问题!

    “道友你准备怎么做?如果能用得上,贫道以及整个全真教,任凭道友驱使!”王重阳说。

    闻言,李鹤笑着,道:“不着急,计划有好几个,待我先去寻一番缘法,再决定究竟怎么做。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
白天

夜间

浅粉

护眼

青春